• <progress id="4fzme"><track id="4fzme"><rt id="4fzme"></rt></track></progress>

      1. <rp id="4fzme"><acronym id="4fzme"></acronym></rp>

        收60%關稅!特朗普贏得初選,華爾街“調頭”表支持
        03-11
        18484
        0
        掌鏈 羋啟 景舟

        和平發展的環境變了!當新興大國成為領跑者,守成大國有幾個愿拱手讓位。有人在暗中送刀,有人在磨刀霍霍。

        “冷戰后的和平紅利時代已經結束,全球正在從上一輪大戰的‘戰后階段’過渡至新一輪大戰的‘戰前階段’?!?/span>1月15日,英國國防大臣格蘭特·沙普斯發表演講宣稱。

        (圖源:外媒)


        戰爭理由諸如美國所謂“基于規則的秩序”。但這是守成大國的規則秩序,是不希望新興大國重構秩序。3月7日,馬來西亞總理在澳大利亞發表演講直指,“西方‘基于規則的秩序’的本質是自私?!?/span>

        戰爭經濟正在改變國際供需關系,全球供應鏈已經不再是你過去感受的“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溫柔鄉,而是充滿了敵視和扭曲的惡意。

        俄烏沖突的是非曲直就在那里,北約無紅線東擴仍在上演,美英澳的亞洲版小北約奧庫斯還在拉攏日本印度。

        今天中國討論的全球供應鏈問題仍是效率、質量,但安全應該往前放了。2月29日,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2月29日出席美國國會眾議院軍事委員會聽證會時談及俄烏沖突。他稱,“坦率地說,如果烏克蘭戰敗,我真的相信北約將與俄羅斯發生沖突”。

        如果北約和俄羅斯真的發生沖突了,誰將食戰而肥?誰才是戰爭及其要圍獵的最肥目標?3月5日,在美國總統競爭委員會上,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稱:

        我們對烏克蘭的支持讓烏克蘭人繼續參與沖突,同時有利于我們美國的經濟。這些投資擴大了美國設施規模,為美國工人創造了就業機會。我們輸送到烏克蘭的武器,是由全美各地工人在美國制造的,從得克薩斯州到俄亥俄州,再到亞利桑那州。

        (圖源:外媒)


        這就是“食戰而肥”的美國經濟模式,第一次世界大戰后美國是這么崛起;第二次世界大戰,美國是這么強大;如果第三次世界大戰,美國是這樣“再次偉大”?

        本期,掌鏈《資本與供應鏈》第4期帶你來看,特朗普、華爾街及與對華貿易及供應鏈。


        一、戰爭收割機:世界大戰風險加大


        據參考消息等報道,3月10日,波蘭外交部長拉多斯瓦夫·西科爾斯基在紀念波蘭加入北約25周年的會議上表示,“北約士兵已經出現在烏克蘭?!比绱吮?,也打破了此前北約所稱不出兵烏克蘭的局面。

        他感謝這些向烏克蘭派兵的北約國家,但拒絕透露這些士兵來自哪些國家,以及他們以何種身份在烏克蘭境內逗留。此外,波蘭總統安杰伊·杜達認為,華沙必須建造供北約調兵遣將的大型機場。

        波蘭外交部長還對法國總統馬克龍的相關倡議予以肯定。2月26日,馬克龍在與20多個歐盟國家領導人會晤后,公開表示,“(法國)不排除向烏克蘭派遣部隊?!边@是北約大國首次公開突破北約國家不向烏克蘭派兵底線。

        (圖源:vijesti)

        面對德國、意大利的否定,3月7日,馬克龍再次表態,“法國在戰爭問題上的立場發生了變化”“不再有紅線,也不再有限制?!?/span>俄羅斯安全會議副主席、原俄羅斯總理梅德韋杰夫在X上隨后回應,“馬克龍說,在支持烏克蘭方面,不再有紅線,不再有限制,那就意味著,俄羅斯對法國沒有紅線了”。

        戰爭打的核心是經濟,戰爭會洗牌全球供需鏈,軍工大國是收割者。據法新社1月19日報道,法國總統馬克龍19日敦促法國國防工業加快向“戰爭經濟模式”轉型,以便更快地滿足烏克蘭的需求。

        馬克龍堅定表示,法國對其國防工業的期待是“一個處于戰爭經濟模式的工業,具有更快和更強的生產能力”。3月11日,瑞典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的一份報告指出,法國軍火出口2019年-2023年激增了47%,已經超越長期位居全球第二的俄羅斯。2023年法國首次成為全球第二大武器出口國。

        截至2023年,法國已占據全球11%的市場份額,遠遠超過了5年前的7.1%。而在2019到2023年間,俄羅斯武器出口下降了53%。這一下降趨勢與法國的出口飆升鮮明對比。

        報告指出,2023年美國在對歐洲國家的武器銷售中占據了高達55%的市場份額,比上一個時期增長了20%。美國的武器出口總額也水漲船高,增加了整整17%。

        2019年(俄烏沖突前)到2023年,東歐國家逐漸成為世界第四大武器買家,僅次于印度、沙特、卡塔爾。其武器進口規模與上一周期相比,增長了6600%

        可以說,包括美國、法國等軍工大國已經在把經濟從和平模式向戰爭模式切換。中國準備好了嗎?


        二、特朗普高呼:征收60%關稅


        如果說有戰爭收割機,誰將開動全球最大的戰爭收割機?

        3月6日,隨著共和黨人妮基·黑利宣布退出黨內初選,美國前總統特朗普成為共和黨目前唯一的主要總統競選人,和拜登進行最終的總統決戰。

        高喊“讓美國再次偉大”,特朗普初選勢如破竹,目前已贏得15個州黨內初選?!都~約時報》最近民意調查顯示,特朗普以48%比43%的優勢領先拜登5個百分點,這是特朗普自2015年首次參加總統競選以來在該報民調中取得的最大領先優勢。

        (圖源:Bloomberg)

        如果特朗普贏了,怎么利用北約與俄羅斯的沖突中獲取更大的利益,尤其在對華遏制上?

        2017年8月,特朗普授權,對中國發起“301條款調查”。對華貿易戰,最終對中國商品征收約5500億美元關稅。如今,依舊“讓美國再次偉大”,還未回到白宮,就急著對中國下“戰書”。

        2024年1月,《華盛頓郵報》公開報道稱,“特朗普已經與其幕僚討論表示,若特朗普再度成為美國總統,要對中國各種商品收取至少60%的關稅,且準備付諸行動”“取消中國的貿易‘最惠國待遇’能使得美國聯邦對中國進口商品征收40%以上的關稅”。

        在接受??怂构澞坎稍L時,特朗普被問及《華盛頓郵報》關于他正在考慮對中國進口商品征收60%統一關稅的報道時,再次表示:“不,我想說的是,可能會比這更多?!?/span>

        事實上,早在2016年與希拉里競爭總統時,特朗普就多次以“貿易逆差”是“占美國便宜”“不公平”等理由,提出要對中國設置高昂懲罰性關稅。

        特朗普認為中國是美國經濟發展的主要競爭對手,他認為通過對中國商品征收關稅,可以減少進口商品對美國市場的競爭。

        (美國對華商品貿易逆差,圖源:Bloomberg)


        2024年2月,在贏得初選后,特朗普再次表達了他對中美貿易的看法,并揚言將對中國采取更嚴厲的措施,包括限制中國人在美國的資產,禁止對華投資,并全面禁止中國電子產品、鋼鐵、醫藥等商品進入美國市場。

        自2018年起,特朗普政府開始征收旨在遏制中國商品進口的關稅,最終在當年秋天升級為對從海鮮到化學品等商品征收關稅,稅率從10%~25%不等。

        “沒有人比我更懂...”是特朗普常掛在嘴邊的話。“沒有人比我更懂貿易,沒有人比我更懂稅務,沒有人比我更懂經濟,沒有人比我更懂政治……”。

        2022年2月,美國國會山報發表文章《特朗普對華關稅措施持續越久,美國所受傷害就越大》,指出“結束與中國貿易戰的理由越來越多。通貨膨脹是最新的例子:美國企業和消費者,而不是中國出口商,正在以中國制造的零部件和產品價格上漲的形式承擔特朗普時代關稅的成本”。

        針對特朗普最新表態,牛津經濟研究院報告表明,“如果貿易糾紛進一步升級到加征45%的關稅,美國可能一年損失73萬的就業崗位,1.6%(3620億美元)的國內生產總值;60%的關稅影響可能將是45%關稅非成比例地進一步放大。特別是對一些非戰略性的勞動密集型的產品,讓美國消費者承擔損失毫無必要?!?/span>


        三、華爾街態度:轉變


        誰是白宮政治游戲的資本“奶媽”?白宮為誰的利益而戰?

        曾幾何時,華爾街一度反對特朗普,或許因為特朗普打破了全球投資的和平環境,但隨著初選的獲勝,華爾街對特朗普的反對情緒“被迫消散”。

        2024年1月,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報道,“十幾位知情人士透露,隨著特朗普迅速獲得共和黨提名,許多華爾街高管做出了一個深思熟慮的決定,不公開反對他,在某些情況下,他們會考慮支持共和黨前總統,而不是民主黨總統拜登”。

        事實亦如此,進入2024,全球最大規模金融財團陣營中的摩根大通、黑石集團首席執行官均公開表示了對特朗普態度的轉變。

        (1)摩根大通CEO:“特朗普在關鍵問題上是對的”

        2024年1月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華爾街“盟主”,頂級投資銀行摩根大通首席執行官杰米·戴蒙公開贊賞特朗普在任總統時施行的政策。

        三個月前,他還在敦促企業界支持特朗普的黨內對手黑莉,結果在1月的達沃斯論壇上,他突然轉變態度。

        (杰米·戴蒙和特朗普,圖源:AFP)

        “特朗普對北約的看法是正確的,對移民的看法也是正確的,美國經濟在他執政時期發展得很好,貿易、稅收政策也都奏效了,他在對待中國的一些關鍵問題上并無出錯?!?/span>

        此外,杰米·戴蒙也公開表示,要尊重特朗普的支持者。他此前曾為民主黨事業捐款,呼吁民主黨人對支持特朗普2024年競選的選民表現出更多的尊重,并警告稱“負面言論”可能會損害拜登在總統選舉中的機會。

        (2)黑石集團CEO:“看看會發生什么再決定是否支持特朗普”

        黑石集團首席執行官史蒂芬·施瓦茨曼曾是華爾街對特朗普競選活動的最大捐助者之一,但也曾公開表示“不再支持特朗普2024年總統選舉”。

        早在2022年,施瓦茨曼就明確表示,“現在是共和黨轉向新一代領導人的時候了,我打算在總統初選中支持他們中的一位”。

        (史蒂芬·施瓦茨曼和特朗普,圖源:Bloomberg)

        而同樣是在達沃斯論壇上,當被問及是否會在2024年再次支持特朗普時,施瓦茨曼的態度較2022年發生了轉變,表示:“我認為我們必須看看會發生什么?!?。


        四、交集:既想遏制中國,又想從中獲利


        特朗普與華爾街,歸根到底,是“美國商人”“美國資本”,是逐利的,是想要在極限施壓中獲取回報,是想要在不斷打壓中得到紅利。

        打壓與獲利,從外貿數據中可“窺一斑而知全豹”。

        數據統計,2023年全年,中美貿易額為6644.51億美元,同比下降11.6%。其中,中國對美國出口5002.91億美元,下降13.1%;中國自美國進口1641.60億美元,下降6.8%。

        而斗爭中的美國,重回全球最大貿易國。2月7日,美國商務部發布的對外貿易數據,2023年全年,美國的外貿總額達到了6.88萬億美元(約合49.5萬億元人民幣),超過中國2023全年的41.76萬億元,重回世界第一。

        (加州洛杉磯港的集裝箱貨船,圖源:The Port of Los Angeles)

        就華爾街,摩根大通CEO杰米·戴蒙曾表示,如果美國政府下令,摩根大通將直接退出中國。

        而在摩根大通退出之前,全球最大金主“貝萊德”已出售上海寫字樓,關閉中國靈活股票基金;“先鋒領航集團”已關閉中國辦公室,退出中國市場。

        全球和平的風險也許不在于資金鏈斷了,資金鏈斷了總還可以交易。但供應鏈斷了,必須不再需要,就能徹底決裂。

        當供應鏈斷了,戰爭也就不遠了。

        參考資料:

        1、Jamie Dimon: Trump was right about key issues and bashing MAGA will hurt Biden / CNN

        2、Wall Street’s $8 trillion man: Markets are ‘tired’ of Trump chaos / CNN

        3、Wall Street opposition to Trump collapses, as ‘pipe dream’ of primary defeat ends / CNBC

        掌鏈專欄·資本與供應鏈

        掌鏈《資本與供應鏈》旨在從資金鏈和價值鏈視角,解讀供應鏈競爭,分析供應鏈安全,透視中西方大國的戰略性產業供應鏈“鏈主”與“金主”的產融協同。

        編輯:羋啟 景舟

        底圖.jpg

        點贊
        收藏
        羋啟 景舟
        共發表1篇作品
        99在线精品国自产拍_亚洲国产欧美目韩成人综合_五月天丁香婷婷
      2. <progress id="4fzme"><track id="4fzme"><rt id="4fzme"></rt></track></progress>

          1. <rp id="4fzme"><acronym id="4fzme"></acronym></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