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ogress id="4fzme"><track id="4fzme"><rt id="4fzme"></rt></track></progress>

      1. <rp id="4fzme"><acronym id="4fzme"></acronym></rp>

        特朗普將對決拜登,日本擔心印太供應鏈圈子再被棄
        03-07
        18498
        0
        掌鏈 管一 張翰

        3月6日,美國共和黨總統競選人、美國前常駐聯合國代表妮黑利6日宣布退出2024年美國總統選舉共和黨初選。

        這也宣告特朗普成為美國共和黨目前唯一的主要總統競選人,最終將與現任總統拜登競爭。據《紐約時報》最新,特朗普于3月3日與企業家馬斯克等富豪金主見面。

        目前,多個美國民調顯示,特朗普支持度領先于拜登。哥倫比亞廣播民調顯示,特朗普與拜登是52%:48%;《紐約時報》民調顯示,特朗普與拜登是48%:43%;《華爾街日報》民調顯示,特朗普與拜登是47%:45%;??怂剐侣劽裾{顯示,特朗普與拜登是49%:47%。

        如果特朗普當選總統會怎樣?特朗普聲稱,如果他再次成為美國總統,將能在24小時之內結束俄烏沖突。

        而對美國亞洲盟友日本來說,也如臨大敵。在2017年特朗普首次當選總統后,立即對主要貿易逆差國采取施壓措施,而首先打壓的目標不是中國,而是日本。

        而且特朗普一上任就退出了奧巴馬與拜登時期構筑的排華貿易與供應鏈圈TPP(“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

        去年,特朗普在競選活動上宣稱,當選后就退出拜登的“TPP2號工程”——排華貿易與供應鏈圈子IPEE(“印太經濟框架”)。

        尋求孤立中國并與美國共建印太科技供應鏈圈子的日本,太擔心又被特朗普再次拋棄。


        一、“別和中國達成任何協議”!日本怕再被拋棄


        據路透社2月2日報道,幾名要求匿名的日本官員在接受采訪時宣稱,日本方面一直試圖向美國2024年總統大選的熱門參選人特朗普傳遞一個信息,別試圖和中國達成任何協議,原因是這可能會顛覆多年來“遏制中國”的努力。

        (特朗普 來源:CNN)


        日本這些外交舉措的細節首次披露,是據媒體與六名日本官員的采訪中了解到的,此舉是為了應對首相岸田文雄計劃于4月接受美國總統拜登邀請訪美。

        日本政府行動包括派遣高級政黨人士嘗試與特朗普見面,以及日本外交官與智庫和特朗普陣營的前美國官員進行接觸。

        日本官宣最關心的是,特朗普若重掌大權,可能尋求中美兩大世界最大經濟體達成某種貿易或安全協議,這可能會破壞G7對抗中國的努力;兩名日本外務省官員還透露,他們還擔心特朗普可能準備削弱美國對臺支持,以尋求與大陸方面達成協議。

        事實上,第一次特朗普就任后,立即對主要貿易逆差國采取了施壓措施,首先鎖定的對象是日本,而不是中國。特朗普除了要求減少與日本的貿易逆差,還希望日本減少對美國農產品的關稅并增加購買量,以此作為其政治成就的宣傳,以鞏固其在農業州的支持。

        面對這種情況,時任日本首相安倍不得不低調與美國進行談判,并積極響應特朗普的要求,雙方僅用了五個月的時間便達成了貿易協議。

        日本關注特朗普可能重新采取對其不利的保護主義措施,如對鋼鐵征稅和要求增加美軍駐扎費用。日本正在采取預防措施,并向特朗普闡明其立場。特朗普曾表示,如果再次當選,他將阻止一項涉及149億美元的日本企業收購美國鋼鐵公司的交易。

        2月2日, 日本外務省表示高度關注美國總統選舉,并強調美國兩黨對于美日聯盟的支持。特朗普的前過渡團隊成員、東京商人安田阿門提到,日本官方希望與特朗普保持聯系,尤其是在他可能與中國達成協議的情況下,以確保日本的利益得到保護。

        (麻生太郎 來源:reuter)


        盡管未能會見特朗普,日本原首相、自由民主黨人麻生太郎于2024年1月訪問美國,展示了日本政府的主動外交姿態。同時,日本新任駐美大使山田茂雄也被指示與特朗普團隊建立聯系。

        特朗普的前副手彭斯和原國務卿蓬佩奧曾關注日本事務,但現在聯系減少。美國參議員比爾·哈格蒂,曾作為特朗普的駐日本特使,可能在特朗普的第二任期內發揮重要作用,他此前曾訪問東京并會見了幾位官員。

        哈格蒂表示,日本方面清楚特朗普的作風,認為他是一個行動派。他提到,日本目前的主要擔憂仍然是中國的威脅,這與2016年相似。特朗普日前在接受美國媒體采訪時曾指責臺灣搶走美國芯片生意,并拒絕表態“保衛臺灣”。日本也擔憂特朗普認為日本也搶走了美國芯片生意。

        日本特別擔心特朗普可能的回歸會使得與中國的關系出現新的穩定狀態,從而拋棄日本。

        在與特朗普的親近人士接觸時,日本官員強調了聯合對華政策的重要性,包括所謂G7國家對抗經濟脅迫和減少供應鏈風險的共識。


        二、日本離不開的美國全球供應鏈圈子


        在供應鏈上協防遏制中國,也是日本極力尋求向特朗普傳達的。日本已經深度參與美國領導的全球供應鏈戰略。

        2022年2月24日,美國政府發布的《關于美國供應鏈的行政令:一年的行動和進展》報告標志著拜登政府推進美國加強全球供應鏈主導權的重要行動。

        日本作為美國的重要盟友,被要求其參與美國領導的全球供應鏈戰略,尤其是在半導體等關鍵技術領域的合作。

        隨后的2022年3月,美國提出成立“芯片四方聯盟”,這對日本來說,這是主動參與全球高科技產業鏈重組的機會,也是在地緣政治中平衡中美關系的策略。

        通過加強與美國、韓國和中國臺灣地區四方的合作,日本企圖保障其半導體供應鏈的穩定性,同時強化對中國科技供應鏈的遏制。

        (日美關系 來源:gallup news)

        到了2022年5月,美國推出的“印太經濟繁榮框架”(IPEF)進一步強化了美日在經濟領域的合作。日本的參與不僅顯示了其在亞太地區經濟格局中尋求更大的影響力的野心。

        2022年5月24日的“四方安全對話”首腦會談以及2022年7月19日美國參議院通過的芯片法案,都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日本的地緣政治策略。2023年5月,在美國舉行的印太經濟框架 (IPEF) 第二次部長級會議。


        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宣布,14個IPEF成員國達成了使供應鏈更具彈性和安全性的協議。這是IPEF啟動后的首個具體成果,同時也是IPEF供應鏈方面的首個多邊協議,該協議旨在印太地區孤立中國供應鏈。

        日本在參與美國領導的供應鏈戰略中,既有其在配合保障關鍵技術供應鏈穩定、增強地區經濟影響力的姿態,也有著保護自身經濟利益和提升地區影響力的小九九。


        三、搬不走的鄰居!中日供應鏈脫鉤之害


        自2007年以來,中國一直是日本的最大貿易伙伴。2023年,雙邊貿易額為3179.99億美元,中國對日本的出口為1575.24億美元,日本對中國的進口為2056億美元。

        《日本經濟新聞》指出,與“世界工廠”中國分離的成本可能很高,如果不從中國進口,日本每年可能損失高達其GDP 10%的53萬億日元(約2.6萬億元人民幣)。

        日本媒體的分析顯示,如果日本停止從中國進口相關零部件兩個月,可能導致家電、汽車、樹脂及衣服和食品的生產停滯。與中國脫鉤可能導致產品成本上升,例如筆記本電腦平均價格可能增加50%,智能手機可能增加20%。

        在冷戰期間,日本能夠輕易實現“去蘇聯化”,因為當時東西方的供應鏈是分離的。但現在,日本與中國的經濟聯系緊密,從原材料到產品組裝,與中國的脫鉤不僅意味著失去一個重要的出口市場,還會失去眾多家用產品的來源,如電燈、手機、電視等,并且難以在其他地區找到替代市場。

        由于美國及西方沒有對華芯片供應鏈脫鉤遏制,中國芯片進口在2023年經歷了有史以來的最大跌幅。2023年中國進口的集成電路下降超過了15%,僅有3494億美元,這是自2004年中國海關公布相關數據以來的最大降幅,也是連續第二年下降。出貨量也下降了10.8%。

        日本也是對華半導體出口主要國家。對華脫鉤也導致在2023年12月,中日兩國的總貿易額呈現下滑趨勢,總額達到3179.99億美元,比上年同期下降了10.7%。其中,日本對中國的進口額下降至1604.75億美元,減少了12.9%。

        日本與其最大的貿易伙伴中國在12月的貿易額有所下降,而同期對美國的出口卻增長了20.4%,連續27個月增長,達到1.77萬億日元(約120億美元),主要由半導體制造設備和汽車出口推動,盡管芯片和其他電子組件出口下降了22%。

        日本《產經新聞》報道稱,本田汽車2022年8月啟動了一項秘密項目,旨在大幅改革其供應鏈,探索盡量減少依賴中國零件的汽車和摩托車生產方案。這一策略并非立即脫離中國市場,而是旨在識別并準備應對來自中國的潛在風險,確保有緊急應對計劃。

        在全球化的生產體系中,國家間的產業鏈和供應鏈相互依賴,特別是在汽車和電子產業,這些產業鏈長且復雜。豐田等汽車制造商因供應鏈管理而自豪,但疫情揭示了其潛在脆弱性。

        據報道,自2021年7月以來,豐田幾乎每月都有工廠停產,東南亞供應鏈的中斷也影響了本田、日產等其他日系汽車制造商。為了確保供應鏈的穩定,日本政府推動企業在中國以外的地區建立生產基地,形成“中國+1”政策,以減輕對單一市場的依賴,但現在看來是弊大于利。

        日本在處理中日供應鏈問題內心復雜。一方面,日本是一個資源稀缺的島國,對中國等海外市場有著極高依賴性,特別是在礦產資源和關鍵工業產品供應鏈上。另一方面,日本政府和企業正試圖通過政治化手段推進供應鏈多元化,以降低對中國市場依賴。

        但日本的一些主要產業,如汽車和電子產品制造業,高度依賴于中國超大規模市場的供應鏈和購買力。例如,本田汽車公司啟動的秘密項目旨在改革其供應鏈,減少對中國零件的依賴,反映了日本企業對供應鏈風險的擔憂。

        日本對中國的高度經濟依賴與其試圖推進的供應鏈多元化政策之間存在明顯的矛盾。一方面,日本需要中國市場來維持其產業鏈的穩定和成本效益;另一方面,政治上的考量和國際關系的變化促使日本尋求降低這種依賴。

        這種脫鉤的努力并非沒有代價。日本媒體的分析顯示,與中國的分離可能導致生產成本顯著上升,影響消費品價格,并可能對日本經濟造成重大打擊。

        編輯:管一 張翰


        點贊
        收藏
        管一 張翰
        共發表1篇作品
        99在线精品国自产拍_亚洲国产欧美目韩成人综合_五月天丁香婷婷
      2. <progress id="4fzme"><track id="4fzme"><rt id="4fzme"></rt></track></progress>

          1. <rp id="4fzme"><acronym id="4fzme"></acronym></rp>